清雍正 御制斗彩“五色庆云 光灿捧日”圣寿如日方中高足杯
2017-12-13

天子孝则庆云见,之事亲不敢言孝。但自藩邸以至于今,四十余年以来,诚孝之心有如一日,祇此一念可以自信。

——清世宗皇帝(1678-1735)雍正六年(1728)
雍正六年,雍正帝阅各省总督、巡抚等官员奏报『五色庆云捧日』瑞应之御批。

 


 


璀璨②—中国古代艺术珍品及宫廷器物夜场专场

拍卖时间:12月20日(星期三) 20:00
拍卖场地:北京嘉里大酒店二楼宴会大厅A厅(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号)

 

 


0805 
清雍正 御制斗彩“五色庆云 光灿捧日”圣寿如日方中高足杯
款识:大清雍正年制
来源: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Roger Lam 旧藏(其父林炳炎 香港恒生银行创办人)
记录:伦敦苏富比,1974年7月9日,Lot433(其中之一)
      香港苏富比,2005年10月23日,Lot461
      香港苏富比,2007年10月9日,Lot1613
Qing Dynasty yongzheng Period
AN IMPERIAL DOUCAI ‘AUSPICIOUS CLOUD SURROUNDING THE SUN’ STEM CUP
Provenance:
Collection of Art Museum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ollection of Roger Lam (son of Lam Bing Yim, Founder of Hang Seng Bank)
Auction:
Sotheby’s London, Jul. 9th, 1974, Lot.433 (one of the pair)
Sotheby’s Hong Kong, Oct. 23rd, 2005, Lot. 461
Sotheby’s Hong Kong, Oct. 9th, 2007, Lot. 1613
H: 8.6cm
估价RMB: 8,000,000-12,000,000

 

此种御制斗彩“五色祥云光灿捧日”圣寿高足杯,制于清雍正七年前后,系万寿节御制器物。此器物的制作,与雍正六年正值万寿节之时三省总督鄂尔泰呈报五华山现五色庆云捧日、及随后各省官员频繁奏报屡现史实相关。

 

文武官员人等,在五华山朝贺,毕。坐班至辰刻,共观五色庆云,光灿捧日。……文武兵民咸称历来未观,齐祝万寿无疆。
 ——云贵总督鄂尔泰奏报于万寿节(雍正六年十月二十九日)


况此嘉祥,实系卿忠诚所感,而献于寿日者,正表卿爱戴之心也。
—雍正帝 阅后御批

 

天子孝则庆云见,之事亲不敢言孝。但自藩邸以至于今,四十余年以来,诚孝之心有如一日,祇此一念可以自信。
—雍正帝(于同年阅其他官员奏折御批)

 

805 底款图


 
雍正四年至六年,云贵总督鄂尔泰为整顿西南边疆大力推行「改土归流」改革,在处理云南及贵州开辟苗疆事务上政绩卓越。云南省楚雄府楚雄县、广通县,姚安府大姚县、定边县等处,于雍正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及十一月初一,五色祥云盘旋两日。阴阳五色(青、赤、白、黑、黄)姿彩各异的云气,又名「庆云、卿云」,古代视其为祥瑞征兆,代表着孝德丰稔之瑞应。此时正当万寿令节,诚然嘉征上瑞。十月二十九日,三省总督鄂尔泰及云南总兵官张应宗呈报五华山五色庆云迭现。节录折子内文如下:「文武官员人等,在五华山朝贺,毕。坐班至辰刻,共观五色庆云,光灿捧日。……文武兵民咸称历来未观,齐祝万寿无疆。」雍正阅后,在折尾批道:「况此嘉祥,实系卿忠诚所感,而献于寿日者,正表卿爱戴之心也。」关于此年庆云数见之事,也反映在各省接连不断的报告,朝臣奏文洋洋洒洒,不下数百余言。雍正援引《孝经,援神契》之语批谕:「天子孝则庆云见,之事亲不敢言孝。但自藩邸以至于今,四十余年以来,诚孝之心有如一日,祇此一念可以自信。」对于鄂尔泰的呈文,皇帝赞美之言词,溢于文字:「愿内外大小臣工,均以鄂尔泰为法,且愿远近各省官民等,闻风慕义兴孝劝忠,人人共受上天之福佑,乃心之所谓上祥大瑞也。」

 


805 拍品图

 

各省奏报祥瑞之事以雍正七年最为频。此年九月刊行的《大义觉迷录》主要是用来颂扬雍正朝的德政,卷一就有此段叙述:「即位之初,孝陵蓍草丛生。六年之秋,景陵芝英产于宝城山上。以至双歧五秀之嘉禾,九穗盈尺之瑞谷,五星聚于奎壁,黄河清于六省,骈实连株之应,卿云甘露之祥。虽不言祯符,而自古史册所艳称而罕觏者,莫不备臻而毕具。」雍正为证明自己得位之合法正统,撰文渲染歌颂祥瑞。书中指出在他执政六年之中,已出现七、八种瑞应。此举既是对符瑞的祈望,其实也是为己歌功颂德。查阅雍正七年之奏折,关于祥瑞出现的记载,俯拾可见,具奏者则包括地方总督、巡抚、将军、地方官员等。

 

805 拍品图

 

针对这些奏折,雍正皇帝常以亲笔御批,自谦「惶愧不敢当」,字里行间却透露其难掩喜悦之情「不禁以手加额览焉」并命臣子具疏题奏,付诸史馆昭示万世。


 
现整理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雍正七年整年当中各地总督、巡抚等各级官员奏报及《雍正朝起居注》所录「五色庆云光灿捧日」、「五色彩云祥光捧日」等等之瑞应如下:
四月二十四日,四川巡抚宪德、四川提督黄廷桂为恭报<庆云呈瑞>事。
五月初五日,川陜总督岳钟琪为<四川宁远府庆云之瑞>事。
六月初十,鄂尔泰奏<云南省城色祥云>
六月十一日,广西府境见<五色彩云祥光捧日>。
六月二十三日,陕西总督查郎阿奏报<四川祥云捧日>。
七月初八日至闰七月十-日,总督鄂尔泰奏称<黔属思州及古州之梅得等处五色彩云>。
七月二十日,提督贵州学政翰林院侍读徐本奏<黔省庆云七现>。
七月二十四日,云南总督鄂尔泰奏<黔省庆云千秋>。
七月二十九日,和硕怡亲王大学士九卿等奏<庆云>。
八月十八日,云南总督鄂尔泰奏<黔省思州府庆云>。
九月十六日,贵州巡抚张广泗奏<百毅丰瑞,庆云七见>。
九月二十一日,四川巡抚宪德,四川提督黄廷桂为<庆云捧日>事。
十一月七日,云南巡抚沈廷正为<滇省日华庆云瑞象>。
十二月初三日,山东布政使费金吾为<阙里卿云事奏>。

 
自古帝王统御天下,必以敬天法祖为首务
—清世宗雍正帝(1678—1735)
《清世宗实录》十三年八月己丑
选自:台北故宫博物院 林莉娜撰《雍正朝之祥瑞符应》

 

配图1: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雍正御用寿山石“敬天尊祖”瑞兽钮玺及印文
图片出处:《故宫经典-明清帝后宝玺》,2008年,故宫博物院编,故宫出版社,图号168

 

「敬天法祖、勤政亲贤、爱民择吏」是雍正皇帝治国理念与施政纲领。雍正七年(1729)五月,上谕内阁云:「盖实切敬天勤民之念,于寤寐之中而确见其感应之不爽。尤愿各省督抚有封疆之重任者,体此心,至诚至敬,各尽其道,以为感格上天之本,惠我蒸民,共登衽席。」汉代董仲舒(前179-前104)提倡先秦儒家三纲五常之说及忠孝伦理关系,其中杂揉道家、阴阳家五德终始说,并重新诠释的「天人感应」学说,实质来讲即是一种理想主义。君王代行天意来统治国家,也接受天的警示,通过天人的相互感应使人符合天的需求。雍正借助上天即神祇的论证,将皇权与神权结合,证明他继嗣大统的合法性,是顺乎天意的安排。认为皇帝是天子,受命于天治理万民,上天对他充满眷顾之心。只要帝王修德,时代清明,就会有祥瑞的感应。

 


附图2: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碧玉盘龙钮 “皇帝奉天之宝”玺及印文
图片出处:《故宫经典-明清帝后宝玺》,2008年,故宫博物院编,故宫出版社,图号62

 

《史记•礼书》卷二十三有云:「古者太平,万民和喜,瑞应辨至。」自然降临的祥瑞又称「瑞应」,祥瑞的出现是君德贤明的征兆。皇帝行仁政,天便降下祥瑞之物,以示褒奖。董仲舒《春秋,感精符》也讲到:「王者上感皇天则鸾凤至,则景星见。德下沦于地,则嘉禾兴,则醴泉出。王者德洽于地,则朱草生,食之令人不老。」而在后人辑夫之作《春秋繁露•王道》书中,又说三皇五帝治理天下,人民富足而有礼仪,就会有甘露朱草、醴泉嘉禾、凤凰麒麟出现。另据沈约( 441-513)《宋书•符瑞志》所载:「甘露,王者德至于天,和气盛,则降」、「芝英者,王者亲近耆老,养有道则生。」又云:「醴泉,水之精也,甘美,王者修理则出」、「嘉禾者,五谷之长。王者德盛,则二苗共秀。」凡出现甘露、瑞雪及日月合璧、五星连珠,说明人君有德及天,而灵芝、嘉禾,说明人君有德至草木。

 


附图3: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金质交龙钮“奉天之宝”玺及印文
图片出处:《故宫经典-明清帝后宝玺》,2008年,故宫博物院编,故宫出版社,图号87

 

君主代天治民,行为得当,则五行运行正常,寒暑各得其时,风调雨顺。不行德政,则会出现旱灾、水灾、地震、日月蚀等现象。天人感应之说盛行朝野。

 

雍正四年八月,皇帝下令各省府州县于地方选定洁净丰腴之地,设立耤田及先农坛,并从雍正五年( 1727)春天开始,各地官员一律率领所属,遵礼奉行耕耤礼。雍正五年五月上谕内阁论崇俭重农:「四民之业,士之外农最贵,凡士工商贾,皆赖食农,以故农为天下之本务,而工贾皆其末也。」雍正良苦用心,认为天赐瑞谷「上天显示嘉征,以表封疆大臣之善绩。」也因为如此,此年各地皆产嘉禾,京师耤田之谷,自双穗至于十三穗;御苑之稻,自双穗至于四穗;其他各省呈报稻谷粟米一茎数穗,多的达十五穗;山西粟米每穗长至二尺。八月二十八日,上论:「念切民依,今岁令各省通行耕耤之礼,为百姓祈求年谷。幸邀上天垂鉴,雨旸时若,中外远近俱获丰登,且各处皆产嘉禾,以昭瑞应。」并将郎世宁、蒋廷锡于雍正三年所绘瑞谷图,交与武英殿重新刊刻,颁赐各省督抚观览,以示「敬天勤民、重农务本」之意。画上并亲笔书写圣谕:「祗承之下,感激欢庆,着绘图颁示各省督抚等。非夸张,以为祥瑞也……,自兹以往,观览此图,益加儆惕。以修德为事神之本,以勤民为立政之基。将见岁庆丰穰,人歌乐利,则斯图之设,未必无俾益云。」

附图4: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墨玉交龙钮“奉天法祖亲贤爱民”玺及印文

图片出处:《故宫经典-明清帝后宝玺》,2008年,故宫博物院编,故宫出版社,图号89

 

  
自古帝王统御天下,必以敬天法祖为首务……人君出治,仰承天命,俯临百官,必也上之明于天戒。
—清世宗雍正帝(1678—1735)
《清世宗实录》十三年八月己丑及《清世宗御制文集》卷九

 

君王受命于天而代行天意来统治国家。雍正帝敬天尊祖、勤政爱民,比照其一生之言行,实是如此。雍正曾言:“自古帝王统御天下,必以敬天法祖为首务。”(《清世宗实录》十三年八月己丑)。而何以敬天,从雍正六年二月初二江宁将军拉锡恳请颐养圣躬奏折中,见雍正御批曰:「闻后亦不敢忘乎所以,此何谓者也?人稍有满足,即会疏于勤慎,倘果然如此之好,亦是谨慎勤政之心,承上苍皇考庇护所致,既收成效,岂有放弃、放松之理乎?将不计一切,始终如一贯彻而行,决不动摇,勤于朝政,为万民办事。」,雍正心系百姓,遵循天意而为,不懈励精图治。 又曰:“人君出治,仰承天命,俯临百官,必也上之明于天戒。而省愆修德,而选才任能,以收赞襄之益,故曰厥后惟明明也。苟不能明于天戒,是不知敬天,固无足论矣。”(《清世宗御制文集》卷九)


配圖5:《胤禛行樂圖》冊之坐岩修禪 設色絹本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圖片出處:《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 清代宮廷繪畫》,1999 年,圖號18.13

 

雍正帝尊崇天道,认为祥瑞之兆乃上天对君主贤德、政治清明的肯定,亦是君主施行德政、行为顺乎天意的证明。但同时,此亦是雍正治理国家、巩固统治的帝王权御之术,藉由瑞应之说来宣告天下,自己继承大统乃顺应天道。雍正谕曰「夫祥瑞者,特其兆耳,兆也者,吉之先见,尚属未成之际,全在乎人事赞成。凡灵芝、庆云、麟凤、嘉禾之属,皆天心所以示喜,岂得不以为庆。但须君臣益加修省,以祇承天之庥命。果能事事上合天心,赐得一个是字,则祥乃成其为祥。否则其事尚在未成,何得遽为称庆。」若此御制斗彩「五色庆云 光灿捧日」圣寿高足杯,系于此政治背景下产生,是帝王政治意图与宫廷艺术创作相融成之物,亦是雍正为己歌功颂德之历史见证。

 

实切敬天勤民之念,于寤寐之中而确见其感应之不爽。

 

注释:「敬天法祖、勤政亲贤、爱民择吏」是雍正皇帝治国理念与施政纲领。雍正七年(1729)五月,上谕内阁云:「盖朕实切敬天勤民之念,于寤寐之中而确见其感应之不爽。尤愿各省督抚有封疆之重任者,体朕此心,至诚至敬,各尽其道,以为感格上天之本,惠我蒸民,共登衽席。」


 
秉性不畏人只畏天⋯⋯惟以手加额,心叩苍穹、我圣祖君父在天之灵赐佑耳⋯
—清世宗皇帝(1678-1735)
雍正四年、五年(1726、1727)

 
注释:雍正五年正月 四川布政使佛喜藉年羹尧为例奏陈需防备川陕总督岳钟琪结党势力坐大,雍正朱批以事实驳斥佛喜参劾不实,并严词说明正法年羹尧的原因:「朕秉性不畏人只畏天,年羹尧因深负朕恩,擅作威福,开贿赂之门,奔竞之路,因种种败露,不得已执法…非为其权重势大,疑惧而处治也。」

 

雍正四年十二月,雍正对云贵总督鄂尔泰成功收服西南乌蒙土府大悦,朱批曰:「为此一事朕不能释怀,万不料此一事如此完结,实非人力!朕惟以手加额,心叩苍穹、我圣祖君父在天之灵赐佑耳,此事岂不用张弓持矢所能了者?国家祥瑞之事,卿之奇功也,朕之庆喜,笔难谕矣。」 

 

天子孝則慶雲見,之事親不敢言孝。但自藩邸以至於今,四十餘年以來,誠孝之心有如一日,祇此一念可以自信。
—清世宗皇帝(1678-1735)
雍正六年(1728)

 

注释:雍正六年, 雍正帝閱各省總督、巡撫等官員奏報『五色慶雲捧日』瑞應之御批。雍正藉由「五色慶雲 光燦捧日」之瑞應來宣告天下,自己繼承大統乃順應天命

 

805 拍品多角度图

 

此御製斗彩「五色慶雲光燦捧日」高足杯的製作饒具政治意涵。雍正帝尊崇天道,認為祥雲捧日之瑞乃上天對君主賢德的肯定,亦是君王施行德政、行為順乎天意的證明。此亦是雍正帝鞏固統治的帝王權御之術,藉由「五色祥雲光燦捧日」之瑞應來宣告天下,自己繼承大統乃順應天命。

 

康熙三十七年(一六九八),康熙帝冊封皇長子胤褆為多羅直郡王、皇三子胤祉為多羅誠郡王,而皇四子胤禛、皇五子胤祺等僅被封多羅貝勒。康熙帝向朝臣宣布胤禛不被封為郡王的理由是「四阿哥為人輕率」。此事給胤禛造成極大打擊,自此漸收斂起性子「戒急戒躁」「凡事只以忍好」。

 

康熙帝明確提出儲位將給「以朕心為心」之人,繼位之人須能恪守孝道、友愛兄弟、善待眾臣。胤禛有鑒於此,便展開其爭儲計劃:對康熙帝「孝以事之」、對諸兄弟「和以結之」,對自身則行韜晦之計。胤禛的種種行動以及對皇父表達恭敬的諸多詩文,處處迎合康熙帝之心意並博得其歡心及信任。康熙帝曾公開讚揚胤禛「能體朕意,愛朕之心,殷勤懇切,可謂誠孝」「…惟四阿哥性量過人,深知大義,屢在朕前面為胤礽保奏,似此居心行事洵是偉人」。康熙四十八年,胤禛受封為和碩雍親王。胤禛繼位後曾言「朕幼蒙皇考慈愛教育,四十餘年以來,朕養志承歡,至誠至敬…諸昆弟中,獨謂朕誠孝」

 

 


 

 

 

 

留言分享
我们会对您提供的资料进行绝对保密!
  • 姓名
  • 邮箱
  • 电话
  • 您感兴趣的品类
  • 中国书画
  • 瓷玉杂项
  • 古典家具
  • 古籍善本
  • 名人书札
  • 提交

    微博

    微信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
    798艺术区A04栋三层
    电话:010-64156669
    网址:www.sungari1995.com

    版权所有:©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SUNGARI 京ICP备12049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13000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