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雍正御制 瓷胎洋彩珐琅「春风碧桃图」胆瓶赏析
2017-12-13

薄縠轻绡丽午风,画堂人静暮春融
重门难把芳心绾,独露一枝深院东
——宝亲王 弘历 咏碧桃诗 
清雍正十二年 (1734年)

 



「胤禛的帝王品味」
宫廷瓷器暨(藏珍)古代陶瓷艺术品专场

拍卖时间:12月20月(星期三) 13:00
拍卖场地:北京嘉里大酒店二楼宴会大厅A厅
(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号)


2319
清雍正 御制瓷胎洋彩珐琅春风碧桃图胆瓶
AN IMPERIAL OCEAN COLORED ENEMAL ‘PEACH IN THESPRING BREEZE’ VASE
Qing Dynasty Yongzheng Period
H:38.5cm
估价RMB: 3,500,000-5,000,000

 

 

清雍正 御制 瓷胎洋彩珐琅「春风碧桃图」胆瓶赏析
文/英国东方陶瓷学会会员 黄清华


天水一朝,文艺昌盛,“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宋人文艺之成就,无论是绘画抑或陶瓷,对后世影响异常深远,一直是十八世纪清宫艺术创作源源不断的灵感来源。其中以胤禛为代表的帝皇品味百般追慕宋人文艺,利用清宫内务府造物得天独厚的优势,尝试在不同材质上相互借鉴,移植摹仿,从而引发一股摹古宋人美学的新风尚,并且成就斐然!

 

2319 局部图

 

此雍正御制瓷胎洋彩珐琅春风碧桃图胆瓶,正是其中深刻体现胤禛此番摹古情结的一处杰出佳例!其式样典雅,亭亭玉立,于莹白温润之釉面上绘春风碧桃花图,数枝碧桃,横欹而出,苍雅多姿,花开二色,雪白娇红,粉嫩怡人,或吐萼含苞,绿叶阴阳反侧相伴,尽显春风中摇曳俯仰之姿。其画笔清秀细腻,设色淡雅逸丽,画意之雅犹如和风拂面,醉人心扉。底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楷书款,益见端庄贵雅之气。

 

2319 底部图

 

此式雍正御制佳瓷,乃摹仿宋人写实花鸟画之精髓结合瓷器工艺而成,遂营造出新的美学意境。彼时宫中画师承旨为之画稿,历经数番修改后,方交与御窑厂画手绘制成器,此过程中胤禛处处留意细节,力求绝对完美,正因如此,雍正御瓷洋彩花鸟方得冠绝一时。此式碧桃胆瓶为雍正御瓷之绝代奇品,以画笔妍美和布局精巧铸就其至高的艺术地位,成为瓷史之绝唱,美学之典范。

 

附图1:佚名 “碧桃图” 绢本设色.南宋初期
画院作品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其所依据宋人范本今日可依清宫旧藏宋人佚名所绘《碧桃图》(配图1)得以窥见一二。摹仿宋人花鸟画来入饰主题纹样,在雍正珐琅彩和御用高级洋彩瓷器当中流行,往往成对烧造,数量极其有限,本品亦然,与之原为成对者现藏日本出光美术馆(附图5),二者纹饰、尺寸一致,近世流出清宫,各归一方。对于此类流露宋韵的清宫艺术品,胤禛寄予厚望,处处苛刻要求,以期完美再现宋人之意趣与文化,其崇尚宋人之情结由此表露无遗。

 

重瓣碧桃,别名千叶桃,盛开花朵挂满枝头,花色粉红,明丽清雅,自宋代以来,备受文人所喜,赞咏无数,屡见入画,自然为胤禛所钟情,从弘历尚是皇子时(雍正六年)所作的一首赞咏碧桃诗文,可洞见胤禛对弘历审美之影响,诗文内容:“薄縠轻绡丽午风,画堂人静暮春融。重门难把芳心绾,独露一枝深院东。”

 


2319 局部图

 


2319 局部图

 


附图2:郎世宁 “碧桃花鸟图”局部 纸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出处:《紫禁城》,故宫出版社,2014年12月号,第239期,页159

 

比较两幅郎世宁画作(台北故宫所藏“碧桃洞石仙尨图”附图8、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碧桃花鸟图”附图2),明确感受到此式瓷绘春风碧桃图与郎氏关系密切,当时,胤禛下旨成造碧桃御瓷,由内廷画师承命绘制画稿,此任务非郎氏莫属。

 

比较存世的两件粉彩春风碧桃图胆瓶,用料之精良,绘画之工致,均堪称独步一时,后世难以企及,完全暗合宋人花鸟画所倡导的意境。有宋一代是中国花鸟画的成熟和鼎盛时期,在应物象形、意境营造、笔墨技巧等方面皆臻于完美。花卉与禽鸟是宋代花鸟画最常见的主题。牡丹、芙蓉雍容华贵,碧桃、芍药妖娆轶丽,禽鸟神态各异,活泼生动,展现出自然界一派蓬勃生机。宋人以写生为追求,笔致温婉精细,形象真实生动俊俏,在富贵华丽的画面当中流露出文人所特有的含蓄。

 

2319拍品图

 

胤禛一贯追求文雅、素净、脱俗的审美标准正是来源于赵宋以降文人士大夫阶层的美学凝积。对其理解至深,得其精髓愈多,故摹古之中自然深知奥妙,能引领匠艺重现宋人造器的精神。其取法宋人,古雅隽美,改绫绢为瓷胎,临摹转换,重现宋人雅韵,魅力非凡,体现了雍正一朝瓷器工艺绝古烁今的艺术成就。今日赏之品之,以一器之微,可窥视胤禛内心审美之世界,不亦乐乎!


附图3:雍正观花行乐图轴(局部)绢本设色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出处:《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清代宫廷绘画》,1999年,图号19

 


 


承旨画稿

 

“此式雍正御制佳瓷,乃摹仿宋人写实花鸟画之精髓结合瓷器工艺而成,遂营造出新的美学意境。彼时宫中画师承旨为之画稿,历经数番修改后,方交与御窑厂画手绘制成器,此过程中胤禛处处留意细节,力求绝对完美。”正如雍正五年胤禛曾命郎世宁绘“者尔得”一事,雍正言:“西洋人郎世宁画过的者尔得小狗虽好,但尾上毛甚短,其身亦小些,再着郎世宁照样画一张”(者尔得,满文意指赤红色,经学者考证,所绘即此台北故宫所藏“碧桃洞石仙尨图”见配图8,出版于《新视界.郎世宁与清宫西洋风》图12.台北故宫博物院),该画中所绘碧桃风姿神韵与此御制洋彩珐琅胆瓶之碧桃一致。另见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郎世宁 碧桃花鸟图”(配图2),其上绿叶、碧桃正侧向背、雍容俯仰之画技,以及浓施淡抹、揉合中西的写实新院体画风亦与此洋彩珐琅碧桃胆瓶高度一致。综合考量,此胆瓶应亦系出于郎氏画稿粉本。

 

文/典轩

 


 


2319 拍品图

 

宋人文艺之成就,无论是绘画抑或陶瓷,对后世影响异常深远,一直是十八世纪清宫艺术创作源源不断的灵感来源。胤禛百般追慕宋人文艺,利用清宫内务府造物得天独厚的优势,尝试在不同材质上借鉴摹仿,从而引发一股摹古宋人美学的新风尚。

 

此雍正御制瓷胎洋彩珐琅春风碧桃图胆瓶,正是其中深刻体现胤禛此番摹古情结的一例杰出佳作!其式样典雅,亭亭玉立,于莹白温润之釉上绘碧桃数枝,横欹而出,苍雅多姿,花开二色,雪白娇红,粉嫩怡人,尽显春风中摇曳俯仰之姿。其画笔清秀细腻,画意之雅犹如和风拂面,醉人心扉。

 


附图4:清雍正 粉彩花蝶纹胆瓶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出处:《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 珐琅彩•粉彩》,1999年,图号47

 

此式雍正御制佳瓷,以画笔妍美和布局精巧铸就其至高的艺术地位,成为瓷史之绝唱、美学之典范。乃摹仿宋人写实花鸟画之精髓结合瓷器工艺而成,遂营造出新的美学意境。彼时宫中画师承旨为之画稿,历经数番修改后,方交与御窑厂画手绘制成器。其所依宋人范本今日可从清宫旧藏宋人佚名《碧桃图》得以窥见一二(附图1)。摹仿宋人花鸟画来入饰主题纹样,在雍正珐琅彩和御用高级洋彩瓷器当中流行(附图6)。对于此类流露宋韵的清宫艺术品,胤禛寄予厚望,处处苛刻要求,以期完美再现宋人之意趣,其崇尚宋人之情结由此表露无遗。

 


附图5:清雍正 洋彩珐琅碧桃纹胆瓶  日本出光美术馆藏
图片出处:《中国陶瓷-出光美术馆藏品图录》,日本,出光美术馆,1987年,图号225

 

比较两幅原清宫旧藏郎世宁画作(台北故宫所藏“碧桃洞石仙尨图”附图8、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碧桃花鸟图”附图2),明确感受到此式瓷绘春风碧桃图与郎氏关系密切,当时,胤禛下旨成造碧桃御瓷,由内廷画师承命绘制画稿,此任务非郎氏莫属。

 


附图6:清雍正 瓷胎画珐琅折枝梅花碗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出处:《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 珐琅彩•粉彩》,1999年,图号12

 

胤禛一贯追求文雅、素净、脱俗的审美标准正是来源于赵宋以降文人士大夫阶层的美学凝积。对其理解至深,得其精髓甚多,故摹古之中自然能引领匠艺重现宋人造器的精神。其取法宋人,古雅隽美,改绫绢为瓷胎,临摹转换,重现宋人雅韵,魅力非凡,体现了雍正一朝御瓷工艺绝古烁今的艺术成就。今日赏之品之,可窥视胤禛内心的审美世界。


 
2319 局部图

 

不与群芳逞冶姿——园明主人胤禛

 

诗文出处:《胤禛围屏美人图》之 持表观菊题画诗.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康熙三十七年(一六九八),康熙帝册封皇长子胤褆为多罗直郡王、皇三子胤祉为多罗诚郡王,而皇四子胤禛、皇五子胤祺等仅被册封多罗贝勒。康熙帝向朝臣宣布胤禛不被封为郡王的理由是「四阿哥为人轻率」。此事给胤禛造成极大打击,自此渐收敛起性子「戒急戒躁」「凡事只以忍好」。康熙帝明确提出储位将给「以朕心为心」之人,继位之人须能恪守孝道、友爱兄弟、善待众臣。胤禛有鉴于此,便展开其争储计划:对康熙帝「孝以事之」、对诸兄弟「和以结之」,对自身则行韬晦之计。胤禛通过种种行动以及恬淡自适的赋诗,极力宣扬超然物外的出世境界,塑造了自己不问政事、与世无争随境养和的形象,遂有「不与群芳逞冶姿」之暗喻。

 


脂红粉白为谁妍...——圆明主人胤禛

 


诗文出处:《胤禛围屏美人图》之 持表观菊题画诗:脂红粉白为谁妍,欲向妆台赋浑天。想是团圞天亦爱,佳期何不与人圆——圆明主人 胤禛。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胤禛围屏美人图》的绘制充满奇异色彩,创作于雍亲王时期,成套画面与整体诗文内容涵义深邃,饶具政治意图,费人猜想。“团圞”系指清宫浑天仪的构造(由几个同心圆环交合组成),用以模拟天体运行。故而推知胤禛诗文涵意:天意喜欢圆满,不必太刻意追求反倒容易得到,后来的事实亦证明如此…

 


附图7:《胤禛围屏美人图》之 持表观菊.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出处:《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宫廷绘画》, 文物出版社,2001 年, 图号4 1 - 6

 

脂红粉白为谁妍 欲向妆台赋浑天
想是团圞天亦爱 佳期何不与人圆

——圆明主人 胤禛(1678—1735)

 

诗文出处:《胤禛围屏美人图》之 持表观菊题画诗.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见附图7)。《胤禛围屏美人图》的绘制充满奇异色彩,创作于雍亲王时期,成套画面与整体诗文内容涵义深邃,饶具政治意图,费人猜想。“团圞”系指清宫浑天仪的构造(由几个同心圆环交合组成),用以模拟天体运行。故而推知胤禛诗文涵意:天意喜欢圆满,不必太刻意追求反倒容易得到,后来的事实亦证明如此…

 


配图8:郎世宁“碧桃洞石仙尨图”部.绢本设色.立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出处:《清世宗文物大展》,台北故宫博物院,2009年,图号Ⅱ-117

 

 


 

 

 

 

 

留言分享
我们会对您提供的资料进行绝对保密!
  • 姓名
  • 邮箱
  • 电话
  • 您感兴趣的品类
  • 中国书画
  • 瓷玉杂项
  • 古典家具
  • 古籍善本
  • 名人书札
  • 提交

    微博

    微信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
    798艺术区A04栋三层
    电话:010-64156669
    网址:www.sungari1995.com

    版权所有:©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SUNGARI 京ICP备12049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13000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