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古堂】解放前150两黄金购买的一张古琴,在弹奏谁的过往?
2017-12-10

原创 2017-12-09 同古堂 同古堂


世事多沧桑,过往亦浮浮沉沉。

 

那些消逝了的岁月,早已不在,而那些被镌刻着的回忆,却依然还有着旧日的痕迹。

 

在这风冷衣单的季节,走过福州西湖宾馆,至今还可见古朴的园林景观,可是又有谁会记得这里百年前的辉煌。

 

透过指尖的琴音,空气里泛起涟漪,也打开了我的思绪。

 


 

龚易图旧藏、何振岱鉴评、叶可羲递藏
唐-宋 “逍遥游”仲尼式古琴
中贸圣佳2017秋季拍品

 

宅院的故事其实就是人的故事。

 

西湖宾馆的前身为三山旧馆,是旧福州私家第一园林,而独享这西湖岸边园林美景的,正是曾经显赫一时、带着些传奇色彩的龚氏家族。

 

这座破败的龚家祖居,在后世子孙龚易图赎回修葺扩建后,有着难以言表的风光,集民居、园林、祠堂于一体,占地多达百余亩。

 

而三山旧馆,最让人称道的,便是藏书颇丰。当时,有人说龚易图藏书之富、之精,在福州乃至闽省可堪第一。

 

据《福建通志》载:“庋楼藏书十万余卷”。藏书按经史子集四部分,贮54橱。龚家的藏书,在龚易图手中达到顶峰。

 

其实,龚易图,可称得上文武双全,不但善于用兵,曾数次灭枭匪及肃清捻军,官至广东布政使、湖南布政使,更是精书法,善绘画,喜作诗,是晚清诗坛“同光派”代表人物,著有《乌石山房诗稿》传世。

 

对他来说,似乎读书才是自己的本分。

 

 

旧时,“琴棋书画”四艺,缺一不可。对于龚易图这样一位隐归的雅士而言,闲暇之余,在园中读书做诗、谈天说地、宴请宾客,自然可尽享清幽。

 

可是若少了一把古琴,没有“高山流水觅知音”的乐趣,似乎多少寂寞了些。无琴音相伴,怎得逍遥游?

 

对于龚易图这样一位有着根深的传统情愫的文人而言,这显然不会被允许。

 


龚易图

 

事实上,据其著作《乌石山房诗稿》的记载,龚易图至少拥有两把古琴,其一“逍遥游”,另一张则为明嘉靖年间的“百衲”琴。

 

龚易图对于这张“逍遥游”古琴珍若拱璧,不轻示于人。该琴琴背龙池内一侧刻有“大唐咸通二年雷盛制”的铭文,另一侧朱漆写就“吴门张绍修重整”铭文。加之“形古而拙、音空而朴、不悦俗耳”,龚将其视为唐代雷琴宝之。

 


 

龚易图旧藏、何振岱鉴评、叶可羲递藏
唐-宋 “逍遥游”仲尼式古琴
中贸圣佳2017秋季拍品
RMB: 2,600,000-3,200,000

 

该琴形制优美,为传统仲尼式,通长119.6cm,隐间111.2cm,额宽16.4cm,肩宽18.1cm,尾宽13.5cm,厚5.8cm。

 

雷盛(生卒年不详),为晚唐雷氏斫琴名家。四川雷氏为唐代制琴第一世家,自唐代就享有盛名;雷琴在琴界更是备受推崇,历朝均奉为至宝。据《东坡志林》记载可知,雷氏三代均以制琴为业,跨度盛唐、中唐、晚唐三个历史阶段。

 

张绍修,生卒年不详,传为明代天启崇祯年间吴门制琴名家,张寄修、张睿修、张季修、张顺修、张敏修等兄弟幷称一代名手。

 

明代张岱所著《陶庵梦忆》,张岱对张氏兄弟中的张寄修极为称赞和推崇,称其治琴为吴中绝技之一,与陆子冈治玉齐名。故“窥一斑而知全豹”,从而间接反映出张氏其他几兄弟治琴水品之高超。

 

琴背部龙池上方原镌行草“逍遥游”三字,隐约可见。

 

 

琴腹内“大唐咸通二年雷盛制”铭文

 

 

据龚易图《乌石山房诗稿》中文“不知谁氏加以髹漆,幷铭字而没之”可知,早在龚氏收藏此琴之前,“逍遥游”三字即已被盖掉。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乌石山房诗稿》内页

 

该琴形制简洁,线条素练大方,年代久远,断纹满身,幷呈现出自然的牛毛蛇腹断,局部亦现有梅花断,侧光视之,醉人心脾。

 

 

 

 

此外,该琴抚弹之音色空灵清幽,沉浑苍古,当时著名琴师刘钦(字章甫)客居龚易图府第并且兼教古琴。

 

刘钦与何振岱私交甚笃,二人亦师亦友,常在一起切磋琴技,据《逍遥游琴记》记载可知,刘钦曾数次对何振岱提及此琴,幷赞其为“龚氏诸琴之最”。

 

刘钦,即刘章甫,精音韵之学,时人评价其“本末兼审,妙阐玄旨,具有道气,度其所诣,直不可以一艺尽之”。

 


《逍遥游琴记》

 

何振岱,自号梅叟,擅画能琴,书法融碑帖于一炉,功力深厚。诗作成就亦高,以其深微淡远、疏宕幽逸的诗歌美学在闽派中独树一帜,是"同光体"闽派的殿军人物。

 


何振岱抚琴

 

龚易图对于这张“逍遥游”古琴非常珍爱,有三件事或可作参考:

其一,为此琴作诗九首(见《逍遥游琴歌九章》)幷加序文以明心志。

 

其二,诗罢龚易图仍觉意犹未尽,便开园辟室,为此琴在三山旧馆的环碧轩内专门建了一间琴室,取法明代项元汴“天籁”琴与“天籁阁”的事迹,将此琴室命名为“逍遥游琴室”。

 

其三,选取上好的将军洞芙蓉石,请专人雕刻“三羊开泰”钮,篆刻“逍遥游琴室章”、“龚易图藏”对章,与“逍遥游”琴一起置于“逍遥游琴室”中自用。

 

关于这两方将军洞芙蓉石对章,熟悉寿山石的行家应该不会陌生。在2013年《印象万千—玺印篆刻特展》以及2016年故宫博物院、福建博物院《寿山石回故乡》联展中,都有过展出。

 


清晚期龚易图自用将军洞芙蓉石三阳开泰钮对章
印文“逍遥游琴室章”、“龚易图藏”
中贸圣佳2017秋季拍品
RMB: 800,000-1,200,000

 

材质佳——此对印章以极品寿山将军洞芙蓉石精心雕琢而成,石色雅润,质地细凝,密实紧结,不亚美玉。

 

 

印钮佳——印钮镂空雕刻三阳开泰,雕工细腻精致,又有浑厚古朴之意蕴,中间一羊弓身站立,羊身肥硕丰腴,羊角后弯,圆眼隆鼻,身侧两只小羊圆拙可爱,依偎身旁,布局十分精妙。三羊躯体饱满,塑造入微,依石而居,体态安详,在厚重之外,更有华美之气。

 

 

篆刻佳——印面阳文篆刻印文“逍遥游琴室章”和“龚易图藏”,印文结字方中寓圆,线条光洁、劲挺,章法疏朗俊逸,一派清雅之气。

 

 


根据石巢所著的《印石辨》记载,“(林元珠)中年客龚易图家数年,受聘雕刻寿山石印章。

 

时人评述,林元珠所作的兽钮,筋力遒健,特别着意于须、鬃、毛发的处理;行刀流利,精致活泼;螭虎穿环,飞鳌水兽,尤为精妙;人物雕刻,于单尊外,尚以半悬身法作群雕,皆古拙朴茂。时人争相收藏。

 

此外,龚易图自身对于篆刻也是颇有心得,经常自己篆刻藏书印自用。

 

我们虽然不知道这方印章的雕刻以及篆刻的作者,但是此对印章,无论印钮还是印文,皆非名家之手所不能,实为龚易图当时精心选材,又请专人精心雕琢镌刻的上乘作品,可珍可宝。

 

令人惋惜的是,在龚易图逝世后,龚家日渐式微,往日竭心尽力收集的藏书及各类文玩珍品也流落各地。

 

以藏书来说,现存龚氏藏书共约45043册,分藏在两岸图书馆里,台湾大学乌石山房文库藏书2099部,34803册,福建省图书馆特藏部,藏书1428部,10240册,其余藏书散落民间,不复得见。

 

而龚易图非常珍爱的这张“逍遥游”古琴,则在1922年第二次闽粤战争期间为躲避兵燹,曾寄藏于王允晰、王德愔父女福州市亭江镇旧家。

 


王允晰

 

王允晰,出身官宦之家,自幼饱读诗文经史,少有文才,尤擅诗词。是近代“同光体”闽派著名诗人,与何振岱、郑孝胥、沈瑜庆等齐名,著有《碧栖诗词》传世。

 


王德愔

 

王德愔,师从何振岱学习诗词、古琴,又从林纾、周愈学画,尤工扇面,得石谷之工致,兼烟客之神韵。为“寿香社八才女”之一,着有《琴寄室诗词》。

 

后来这张古琴,被何振岱的得意弟子叶可羲(“寿香社八才女”之一)于1940年以150两黄金所购得。

 


民国(1945年),叶可羲(著),《竹韵轩词·甲稿·齐天乐》

 

叶可羲得唐琴逍遥游之后,百般珍爱,夜晚置之床上,与己共眠。此事在寿香社及何门内传为佳话,其师何振岱还专为此乐事赋《水龙吟》一词赠予爱徒叶可羲。

 


《水龙吟》

 


叶可羲抚弹逍遥游琴照

 

而那两方龚易图自用将军洞芙蓉石三阳开泰钮对章,在流落台湾后被有心人识得,后重金购之回闽。

 

当年,《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和《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合壁,引发了多少收藏圈的佳话。如今,这张“逍遥游”古琴与“逍遥游琴室章”、“龚易图藏”对章,在流落两岸,分离百年之后,再度聚于一室,亮相中贸圣佳2017秋拍的盛典中,怎不令人期待与向往?

 

 

——END——

 

 

 

 

留言分享
我们会对您提供的资料进行绝对保密!
  • 姓名
  • 邮箱
  • 电话
  • 您感兴趣的品类
  • 中国书画
  • 瓷玉杂项
  • 古典家具
  • 古籍善本
  • 名人书札
  • 提交

    微博

    微信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
    798艺术区A04栋三层
    电话:010-64156669
    网址:www.sungari1995.com

    版权所有:©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SUNGARI 京ICP备12049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13000792号